智造”之痛:智能制造大潮中小电池企业如何顺势而为?

位置:首页 > 人才聘用

智造”之痛:智能制造大潮中小电池企业如何顺势而为?

  2017年3月初,四部委联合颁布了《促进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发展行动方案》,其中一个目标就是要实现高端装备支撑产业发展,到2020年实现装备智能化发展、制造成本大幅降低。

  3月底,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动力电池应用分会(以下简称“动力电池应用分会”)联合电池中国网组织了“智能制造·万里行——2017’动力电池产业链智能化之旅”调研活动,调研组对电池企业、电池设备生产企业和电池材料企业等做了深度访谈。

  笔者在调研中发现,智能制造已成为电池生产不可逆的潮流。大型的、有实力的电池企业多实现了自动化、智能化生产,规模较小、实力较弱的电池企业则面临着一系列困难,在智能制造的大潮里艰难生存。今天要探讨的就是小企业如何在智能制造大潮中生存,探索问题解决的可能路径。

  本次调研以“智能制造”为核心主题,走访中着重考察电池企业的装备水平和生产经营情况。截至目前,调研组走访了三十余家电池企业,既看到了国内领先电池企业智能化生产的“大手笔”,也深刻体会了诸多小企业的“智造”之痛。

  1. 设备落后。笔者在调研中发现,比亚迪等电池巨头的智能化生产已经达到极高水平,基本上无人化生产,电池产品的质量也有较高保证;而很多小型电池企业依然是手工操作,顶多是半自动化生产,设备比较落后,这在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上不可与前者同日而语。

  2. 迭代加速。下游新能源整车企业对动力电池要求的提高,以及国家政策的趋严,这些都推动着电池设备的迭代升级,且有加速之势。电池企业负责人普遍认为,电池生产设备每2~3年就要迭代一次,如果不对旧的设备改造升级,在市场上就会失去竞争优势。此外,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等相关政策对电池能量密度、续航里程的要求,也会产生连锁反应,传导至电池设备领域,促使电池企业对设备做出相应调整。

  3. 人才匮乏。很多企业会出现这种情况:为了改变设备落后的局面,花巨资从国外购买先进的生产设备,然而,产线就绪之后,如何使用成了一个头疼问题。不会用或者无法让设备发挥出最大价值,这些设备往往成了一个摆设,闲置在厂房。因此,小企业对人才有着急切的需求,需要一个能够让先进设备有效运转的团队。

  4. 产能悖论。2016年,相关部门提出8GWh的产能要求,虽然还只是一个征求意见稿,并非硬性门槛,但电池企业着实被“刺激”了一把,在政策的引导下,纷纷扩产。但对小企业来说,大规模扩大产能谈何容易,设备、资金、人才、技术一个都不能少。大家都扩产,产能过剩的结果还是小企业,尤其是非优质产能的小企业面临淘汰。然而,如果不扩产,小企业往往消化不了整车企业的订单,不利于与整车企业的合作。

  5. 资金不足。动力电池是一个特别烧钱的行业,设备、厂房、原料、人才无不需要大量的资金来支撑,一位企业负责人开玩笑说,电池是一个只有“高富帅”才玩得起的行业,没有上百亿的资金是玩不开的。有了资金,电池未必能做好,但如果没有资金,动力电池是万万做不起来的,资金不足几乎是所有小规模电池企业共同的烦恼。

  站在高处或许才能看清电池行业。科技呈几何式进步,电池制造设备也在加速迭代,弄几台机器就能生产电池的时代一去不返,电池行业的资源正在向个别优势企业集聚,国家的“扶优扶强”政策倾向已经很明显,这就是电池行业的现状。

  1. 融资,或把自己“嫁”出去。小规模电池企业的设备落后、人才匮乏等一系列问题,归根结蒂,多源于资金不足,小企业要想在智能制造的大潮中生存,必须搭上资本的快车。不要固执地以一己之力来推动企业发展,这样赶不上电池行业洗牌的速度,很多企业都意识到这个问题,甚至专门成立了融资部门。动力电池应用分会秘书长张雨表示,在电池行业洗牌加速的今天,一些小规模电池企业选择把自己“嫁”出去也是一种比较理智的“活法”。

  2. 联合起来有力量。《促进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发展行动方案》提出,要加强政策措施引导,充分发挥行业组织、产业联盟作用,促进动力电池与材料、零部件、装备、整车等产业紧密联动,推进全产业链协同发展。小规模电池企业在“智能制造”大潮中难免风雨飘摇,除了融资之外,与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联合起来也是降低生产成本、提高竞争优势的有效方法。

  3. 在细分领域做出特色。汽车动力电池是一个大蛋糕,但竞争也相当激烈,小规模电池企业可另辟蹊径,专攻某个细分领域的电池,比如,无人机动力电池等,做出自己的特色,这样既可以避开激烈竞争,又能打造自己的品牌。

  4. 开拓海外市场。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,比如印度、巴基斯坦、孟加拉等国家,有着广阔的电池市场,“一带一路”战略的实施,为我国电池企业也带来了市场机会。小规模企业要抓住国家的战略机遇,将产能向“一带一路”国家市场投送,多了解海外相关规范和标准,积极开拓海外市场。

  自从2016年以来,电池行业从一个“迷茫”的阶段进入快速洗牌阶段,客观地说,电池行业的重新整合对没有特色的小规模企业是不利的,如何生存下去,这是小规模企业比较关注的问题。智能制造时代正在走来,电池生产设备的智能化不以个别企业的意志为转移,缺乏资源、缺乏资金、缺乏先进设备、缺乏人才的小企业,如果能够做到顺势而为,也不失为一种明智选择。


上一篇:2018下半年四川仁寿县事业单位考核招聘高层次人才拟聘用公示  下一篇:揭阳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

新闻相关

    无相关信息

copyright © 2016-2019 www.g22.com